当前位置:首页>廉政文化

廉政小说:指甲
发布日期:2019-05-16  09:17访问次数:

    晚上孙局长从外边喝酒回来,和老婆青青聊了一番,然后倒头呼呼睡去……

夜半时分,孙局长突然被老婆的尖叫惊醒,懵懵懂懂一看,只见老婆的脖子上红红的好几处,老婆正一边喊着疼一边摇着自己:你……你……你的指甲……

我的指甲怎么啦?大惊小怪的,不让人睡觉了!孙局长一边嘟囔着一边低头看刚从老婆脖子上移开的手。这一看不打紧,孙局长自己也惊得叫出声来:这这这……孙局长使劲揉揉眼睛,清清楚楚地看见自己的整个右手的五个手指上长出了一比一比例的指甲,不觉想起了近来一直在抽的那种叫做“钻石”的香烟,那是从北方来这里投资办厂的老板从老家特意带给他这位经信局局长的,据说那是他们那边最高档最具标志性的香烟之一,是地位的象征。

老孙想到次日要接见本地一些有影响力的企业老总,一下子没了睡意,马上让老婆去拿指甲钳,说来奇怪,那钳子一用力,孙局就大喊“疼”,试了其它四个指甲,都是一个样。机灵的老婆一看有点陈旧的指甲钳,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就迅即从房间抽屉里取出一把刚从厦门买来的纯钢锻造的剪刀,但一碰上丈夫的指甲,还是一个样:疼。两人瞅着那一夜冒出的长指甲,一夜无眠。

早晨起来,青青的眼睛红红的,孙局长的眼睛也红红的。怎么办?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会得这么一种怪病呢,传出去叫我怎么见人?孙局长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两人商量来商量去,决定悄悄出去到省城找个专治疑难病症的医院看看。晚看不如早看,孙局长立即给办公室的小李打了个电话,说这两天有事出个门,不用派车,明天接待老总的事请分管业务的黄副局长代劳一下。

县城太小,怕遇到熟人,孙局长两口子就直接打的到省城,然后七问八求地找到了一家专治疑难杂症的医院,孙局长先来到向院长办公桌室,极其自然地放上用档案袋装着的两条“南京”香烟,院长假装去拿笔轻轻一碰袋子,脸上马上露出笑容……医院立即组织专家会诊,经过系列检查后得出结论:小病一桩,没啥大不了。治疗方案很简单,手术切除即可。孙局长将信将疑:就那么简单?手术疼不?请放心,手术前是要打麻药的,肯定不疼,您就等着治好了请客吧。院长拍着胸脯说。

手术之前,护士小姐正在例行检查,孙局长的右手突然张牙舞爪地朝护士的前胸抓去,原来护士胸前的钻石项链在低头时不经意露了一下,被眼尖的孙局一下子捕捉到了。你……流氓!护士小姐愤怒地喊道,慌慌张张地逃离了。

几个小时后手术结束了,孙局长和青青看见整个右手的指甲都没了,只是手术后有点小痛,其它一切又恢复到从前,都欣喜若狂。

两天后孙局长出院了。虽然花去了七八万钱,孙局长和青青一点也不心痛,青青说:钱财钱财,去了还来。孙局长嘿嘿一笑说:钱财钱财,我有法来。

孙局长神不知鬼不觉地除去了自己的指甲回到了家。晚饭时,孙局长和青青特意开启了一瓶珍藏多年的飞天茅台,对饮了起来。刚喝完就有人敲门,青青开门,那人进来了。孙局长一看,是包工头老张,经信局新办公大楼的装修由老张的装潢公司在做。

孙局长,听说您下个月要去香港招商引资,这10万港币您用起来方便些……

“这……”没等孙局长把话说完,这位老张就匆匆离去……

清晨,孙局长还在呼呼大睡,青青一边推他一边急促地喊:快醒醒,快醒醒,你看,你那只手指甲又长出来了!孙局长一骨碌爬起来,天哪,怎么会怎样呢?居然还是一比一,这可怎么办啊?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青青又去拿指甲钳,再剪刀,结果,比上次还离奇,那些金属器刚接近右手,老孙就疼得哇哇直叫。再去那家医院治疗是来不及了,昨天接到县委办公室电话,说明天召开全县反腐倡廉大会,副科级以上干部一个都不能缺席。县委书记说谁请假找他请。

孙局长愁眉不展,还是老婆青青有办法,她赶紧将孙局长的两个袖子改得又宽又大,嘱咐孙局长把那只右手藏在里面,千万不要暴露,需要动手就用左手。

会场上没人注意到孙局长衣袖的反常,会议进行到最后一项,各单位一把手要和县委书记签订廉政目标责任状,孙局长硬着头皮上去签字,不知是紧张还是健忘,孙局长居然伸出右手来签字。一切都暴露无遗。这还不说,那只长着一比一指甲的右手居然张牙舞爪伸向站在旁边递责任状的女工作人员的口袋。女工作人员赶紧往后一闪,这才没被抓着。孙局长的脸顿时红得像猪肝,连忙点头如捣蒜:对不起,美女,对不起,美女!女工作人员一言不发,狠狠剜了孙局长一眼,原来昨天刚办过“照相饭”的那位女工作人员早上走得急,忘记把未婚夫送给他的订婚钻戒忘记拿出收藏了。不过她也挺佩服那位孙局长的:这位领导莫非是个变魔术的,要不怎么知道自己口袋里装着这枚戒指呢?…..

孙局长右手指甲跟手指一比一长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县城的大街小巷,大人小孩都在传说县里出了个指甲长得特别长的局长。孙局长惶惶不可终日,一连几天,孙局长家的灯光都是亮到深夜。

终于有一天,孙局长在青青的陪同下,揣着一份自白书走进了反贪局的大门……

五年后,孙局长劳改回来了。推开乡下自己家大门的那一刻,孙局长感到了一种从没有过的坦然,他习惯性地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那让他寝食难安任凭你怎么剪都剪不掉的长指甲,在八年里居然慢慢自行消失了,到出狱那一天,居然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西天,一轮火红的太阳正徐徐落下,孙局长突然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浑浊的眼里泪花闪闪……


(河姆渡镇纪委供稿)


分享到:
0
【我要纠错】【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