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舜水的一则家训
发布日期:2018-05-17  09:01访问次数:来源:派驻第七纪检监察组

漫步余姚街头,不时可见到“余姚四先贤家训”公益广告;其中配有朱舜水画像的公益广告,内容为“雍容者,道德之风;强暴者,僭乱之渐”,意思是“言行举止有礼,体现文明风尚;行为粗鲁失礼,体现缺乏教养”。看到这则广告的人们多会以为此语出自朱舜水,实际上此语出自《民国余姚朱氏谱》卷首“一本堂前代宗规”第八条(禁强暴以尚礼仪):“雍容者,道德之风;强暴者,僭乱之渐。故干戈与玉帛不同事,兵刑与礼乐不同功。风俗凋残,习尚刚勇;启口不本诗书,制行无非恶劣。……”关于“一本堂前代宗规”的由来,“宗规”开头有这样的记载:“吾家自尚书公(指迁姚始祖朱廷碧,北宋熙宁年间拜兵部尚书)致政来姚,居于双雁,垂有家法。兵燹之余,典籍散失,不获尽存。今于冠珮旧谱中,检其残编得宗规八条与祠中。……” 

那么由朱舜水自己撰写、告诫子孙做人道理的家训有没有呢?有,那就是《与诸孙男书》(见《朱舜水集》第45页),分别被《中国家训经典》(翟博主编,海南出版社,2002年6月)、《历代名人家训》(喻岳衡编著,岳麓书社,2003年7月)、《传世家训家书宝典》(李楠编著,西苑出版社,2006年2月)等家训家书类书籍收载。 

《与诸孙男书》写于清康熙十六年(1677)四月二十一日,是年朱舜水78岁,住在江户(今东京),距离家已有三十三年。朱舜水对家庭子孙情况不甚了解,只是之前曾有人告知其孙甚多,故产生了有孙子前来日本侍奉的念头:“……前箬里堰杨姓者来云:我孙甚多。”“我今年七十八岁,衰惫不可胜言,思欲得一子孙朝夕侍奉。”(见《朱舜水集》第45页)。朱舜水共生有两个儿子,长子大成(又称元楷),次子大咸(又称元模)。清顺治十六年(1659)春,朱舜水在厦门正准备随郑成功军北征南京,大咸为寻找父亲也来到厦门;等到五月,郑成功开始了北征南京的军事行动,于是父子一同从军北征。父子两人分别多年之后得以团聚,在一起生活了两三个月。遗憾的是,大咸在这一年的六月十七日突患伤寒,数日后亡。大咸从患病到去世的整个过程,在《与陈遵之书》(见《朱舜水集》第41页)中有详细记载。大咸无嗣,故朱舜水其实只有长子大成所生的两个孙子(毓仁、毓德),且因家境贫寒一直寄居在外祖父姚泰家中。

《与诸孙男书》全文收入《朱舜水集》时,被编者分为九段,被后人作为家训引用的是第三段,主题是要求其子孙保持气节、不做清朝的官。该段全文如下:“汝辈既贫窘,能闭户读书为上;农、圃、渔、樵,孝养二亲,亦上也。百工技艺,自食其力者次之。万不得已,佣工度日又次之。惟有虏官不可为耳!古人版筑、鱼盐,不亏志节,况彼在平安无事之时耶?发黄齿豁,手足胼胝,来亦无妨。汉王章为京兆尹,见其子面貌蠢恶,毛发焦枯,对僚属便黯然销声;我则不然也。为贫而仕,抱关击柝,亦不足羞。惟有治民管兵之官,必不可为。既为虏官者,必不可来。既为虏官,虽眉宇英发气度娴雅,我亦不以为孙。”

朱舜水在国破家亡的时候,对子孙的教育重点,不再是昔日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之类的道德要求,而是进行爱国气节、民族操守的教育。现在我们重温朱舜水的这则家训,除体会到文中所散发的其对子孙浓浓关爱之情与殷殷劝诫之意外,更能体会到朱舜水恪守民族气节、坚守华夏文明的决心之坚定。

 

【附相关图片】

“余姚四先贤家训”公益广告之朱舜水    

“一本堂前代宗规”首、尾页

 

 

朱舜水的《与诸孙男书》

《与诸孙男书》中被后人作为家训引用的第三段

 

 

 

 


分享到:
0
【我要纠错】【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